当前位置: 首页>>教育教学>>正文
热门文章
“对高中生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利与弊”——我校举办青年教师沙龙第十一期
2018-06-25 08:50  

青年教师沙龙第十一期

题:对高中生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利与弊

宾:张明亮 肖加强 张石棋 王小婧 强兴民 宋美蓉            白永强

主持人:王培军

间: 2018年6月4日17:00到18:30

地点:吕梁学院附中综合楼王培军老师工作室

内容:(根据录音整理)

王培军:大家好,这是青年教师沙龙的第十一期,话题是“对高中生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利与弊”。

确定这个话题,是因为有一两个家长提起,希望附中实行“军事化管理”。我们附中办学到现在,从来没有想过,也没有实行过“军事化管理”。然后我就想到,把这个话题放到我们青年教师沙龙中来进行讨论,磨炼我们的思想,锻炼我们的思考能力。

首先,我们要了解基本概念。对象是高中生,所谓的“军事化管理”,是指学校对高中生日常学习生活等各方面的管理方式以“军事化管理”为主,不是指具有一点“军事化管理”的成分,也不局限于某一个细节上;从学校的角度来说,军事化管理是学校对学生管理的主要方式、主要手段。必须把概念界定清楚了,我们才能展开利与弊的讨论。再有一个要明白,所谓“军事化管理”,它和军训是不一样的,军训是国防教育的一部分,是由部队实施、学校配合进行的的短期教育;而“军事化管理”是学校实施的管理手段,贯穿学生在校三年时间。尤其要注意的是,军训是教育手段,“军事化管理”是管理手段。再有一个内涵要明白,“军事化管理”不是军队管理,“军事化”,“化”是指:变得更怎么样,比如现代化,就是变得更现代;“军事化”,就是学校的管理要变得军事一些,这是基本的意思。至于其他的关于“军事化管理”的特征,包括管理的效果,学校管理的具体手段等等,这些都是接下来需要各位讨论的内容了,不是我该规定的了。

这期沙龙要采取跟过去不太一样的形式。过去是一个人说完,下一个人说,这只是起步阶段的做法,整理出来的文字稿至多像是个发言集,而没有别的东西,尤其是没有交锋。即使偶尔有一点彼此回应,也算不上思想交锋。

为了让我们的沙龙有一点进步,我预先已经将话题拆解为三个层次,这期的讨论就分三个层次来进行。来的人可以发言,也可以不发言,可以有争论,畅所欲言,不要有任何顾忌,不要一看校长在,就怕说错话。你就当他不在,没事。他就喜欢听到不同的见解。这个校长是令人敬的,不是令人怕的一个人。

接下来我们就从第一个层次来说:“从多个方面看,学校实行军事化管理,利和弊各是什么?”第一个发言的人,我点,第二个就不点了,举手说,但也要接得紧一点。好,杨斌老师先说。

一,“从多个方面看,学校实行军事化管理,利和弊各是什么?”

关于“军事化管理”,我原先首先想到的是军训,但是现在想来,“军事化管理”和军训是不一样的,“军事化管理”的利弊啊,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们学校从未实行过“军事化管理”,我也没有在“军事化管理”的学校呆过,那么,我就不曾直观地看到“军事化管理”的利和弊。我原准备的是关于军训方面,现在看来有点跑题,那我在这个层次上就不多说了。

王培军当然可以,下一个谁说?好,肖加强。


肖加强:我先谈谈对“军事化管理”的理解,看了一些资料和新闻,“军事化管理”的特点有:封闭性;纪律性,但是这个纪律制定的比较苛刻,并且精细化到具体的某一行为;还有命令性,讲究绝对服从。从这几方面看,“军事化管理”几乎全是弊,没有利。高中生处于青春期,他思想比较接近成熟了,讲求人格尊严,如果实行“军事化管理”,这种环境会压制学生的思想,学生毫无人格尊严可言,很压抑。军事化讲求绝对的服从,不服从的话,面临惩罚,很多学校采用暴力手段惩罚学生。我看了一些案例,“军事化管理”经常运用于专门针对叛逆学生和有网瘾的学生的管理教育中,一些少林武校采用“军事化管理”。总的感觉就是“军事化管理”的提法前几年似乎比较流行,现在基本都不提了。倒是一些公司采用“军事化管理”,比如富士康,主要是为了提升效率,结果导致员工——啊,你懂得。主要是这种管理异化人性,使人看不到希望,没有自由,感觉不到做人的快乐。再一个,可能就是衡水中学的这个模式,具体我不太清楚,但是应该接近“军事化管理”,好像很出成绩,但也有人说出成绩是因为它招的是最好的学生。在衡水中学的管理模式下,很多学生有心理问题,为了防止学生跳楼,教学楼内部用了很多铁丝网,猛一看就跟监狱一样,有点可怕。如果说有利的话,其实也不算利,就是方便老师管理,不像人性化管理那样费力麻烦,就是命令,就是暴力,很简单。


王培军加强刚才说的这个,到位,不过他没有区分来说,比如说封闭,强调纪律,强调命令服从,这样会造成无独立思想无尊严,用的手段是暴力,分开来谈,方方面面,层次清楚,特别他强调方便老师管理,这个非常关键,接下来谁说。


我来说吧。关于军事化管理我想到一个事情,2018世界杯马上开始了,中国男足又一次与世界杯失之交臂。在国足成绩低迷的状态下,出现了这样一个呼声,是军队领导的后代提出的,他们希望在军队中选拔人才,组建足球队,加强作风建设,刻苦训练,努力奋斗,成绩肯定上去。当时这个言论出来后,天天骂中国足球的球迷都觉得接受不了,觉得很荒谬,从这个事件回过头来看,足球都反对军事化,那么我们的教育却在提出一个“军事化管理”的理念或者口号,我们忽视的是什么?这就是我接下来说的利和弊。足球和教育有相通之处,为什么说足球和教育有相通之处呢?它往往是管不好,管的出了问题,才想到用“军事化管理”这种手段,足球为什么管不好,这些球员赚钱多,又不好好踢,教育也面临着相似的问题,家里花了很多钱,对孩子期望很高,但他的成绩又很糟糕,家长把重点放在了外在压力对孩子的约束上,而忽视了孩子自身的问题(可是自身才起决定性作用),所以家长希望社会上有这样的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学校或者教育机构,那么这样的学校或机构就应运而生,就像加强刚才说的,比如说矫正网瘾这种特殊学校,在山东,江西都有很多这种特殊学校,学生全都是网瘾,厌学,离家出走这种情形,家长忍痛把孩子送到这里,封闭地,暗无天日地在里面生活,这种学校叫矫正学校。大部分学校采用“军事化管理”,是为了服务于教学,简单的提高成绩,所以社会上的家长总是认为“军事化管理”就能提升升学率。典型的就像参观学习衡水中学,衡水中学是不是“军事化管理”呢?首先我承认它管理很严格,管理实行无缝连接,三点一线的生活,餐厅教室和宿舍这三个地方,管理很严格,但是不是“军事化管理”,我们考察过后,其实并不是,它基本不采用关禁闭和体罚等暴力手段,它常采用的手法是回家反省,反省好了再来,所以主要采用思想教育方式,严格意义上说不是“军事化管理”。“军事化管理”,我认为它的“利”是在短期内可以矫正学生的一些不良行为,取得良好的成绩,它的弊端就很难说了,从长期来看,它的弊端就很多了,它会产生出很多问题,比如说14年世界杯朝鲜输得很惨,比02年中国输得还惨,然后网上有一些媒体就报道过,因为输球这些球员回国后要被送到劳改场当矿工,吓得这些人不敢回国,这种不良影响对人今后的发展乃至一生都有很大弊端,这就是我说的无法估量的弊。


王培军利,是能看见的很短的利;弊是不容易看见的,长远的很难估量的。


王小婧我说一点点弊。我对唐山市的某中学有一点了解。在十多年前,他们是“军事化管理”,被子绝对是豆腐块,对各方面规定很严格,包括穿衣服,发型,都有严格的规定,不服从就体罚。这些孩子毕业后,非常的叛逆。想让这些孩子们干什么事情就去诱惑他,想让孩子们做他讨厌的事情,就逼迫他,虽然说这个中学还能出来一些成绩,清华北大也有,但是这些孩子毕业之后的发展就不太乐观了。我了解到几个例子,一个是很多同学毕业之后再也不叠被子,第二个是当时学校为了节约时间不让学生穿带有皮带的裤子,有一个考上北京科技大学的孩子,后来对我说:我恨不得现在内裤上都扎上皮带。我们通过这些案例就可以看到孩子们之后逆反到了怎样的程度。有个别孩子清华北大毕业之后,很多人都很羡慕,但我观察这些孩子有两个特点,一是各方面都在逆反,二是对人生没有长久的规划,对人生很迷茫,在亲情方面很淡漠,跟老师的联系也断了,几乎成了一个躯壳。高中学了三年,就是压制了三年,后续发展很不好。这些孩子们都迷失了。至少从我了解到的来看,我的爱人就从这个学校毕业,我了解的他的好几个同学,考上了好大学,但是后续得不到深厚的精神方面的支持,不管是学习还是工作上,特别是生活方面,情商都没有支撑,然后这个大厦说跨就跨了,这是我的一点点认识。


军事化管理的“利”我觉得比较功利化,它就是在短期之内可以提高成绩,可以继承和发扬军队的这种铁的纪律,但是长远地来看,“弊”的方面还是大于“利”的方面。第一个就是,用政治方面的观点是,世界是一个普遍联系的统一整体,任何事物都不可能单独从在,军事化管理只是强调事物内在的联系,而没有强调事物外部的联系……


王培军不对不对,这个说法不对。不要绕,一竿子到位,“弊”是什么?这样讨论才明白。


好。“军事化管理”割断了学生与外部社会的联系。中学生是人一生中世界观和价值观形成的最重要时期,是对外部世界认识的高度发达时期,“军事化管理”把学生和社会分离开以后,学生的学习会过分地强调理论,成为两耳不闻窗外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


王培军可这与“军事化管理”有关系吗?


有关系呀!


王培军军事化管理”也并没有与社会隔绝啊?


它是封闭呀。


王培军军事化管理”一定是封闭的吗?不封闭就不是“军事化管理”吗?封闭是“军事化管理”的必有特征吗?不一定。不封闭也有军事化管理呀!我就是提醒你注意这个问题,继续说。


有一个例子,衡水一中有一个考入清华的学生,在读中学期间,所有的生活都是学校安排好的,无缝衔接,进入清华以后,突然之间没人管了,他就不知道怎样安排自己的生活,他的人生的目标是什么,方向是什么,都比较盲目……


王培军你说的是时间管理,不是“军事化管理”。


它说明了“军事化管理”影响了孩子的习惯。

王培军:不对。时间管理和“军事化管理”是两回事。工厂、企业都可以进行“军事化管理”,你的家里面可以进行“军事化管理”,也可以进行时间管理,军事化管理强调的是整齐划一,服从命令,强行地执行纪律,步调一致,强调共性,强调集体性而不是个性,这是军事化管理的特征。时间管理乃至于要求时间的无缝对接,这不是军事化管理。现在我们看好些人对自己的时间进行管理,也有好些人帮助别人管理时间,这都跟“军事化管理挨不上。


那我说第二个“弊“,您看对不对,正如您刚才所说,军事化管理是要求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学校送出的学生都是千人一面,而社会和国家需要的是科研型创新型的人才。


王培军我们先不说后面的影响,你说的“千人一面”这是军事化管理的一个“弊”,对吧?


对。第三点弊,跟晓婧说的差不多。


王培军观点相同就不说了。你刚才说“军事化管理“容易造成千人一面,针对这个问题,还要进一步理清,如何辩驳和表述。比如说“军事化管理”能实现千人一面吗?如果真能实现,也算是个有好处的东西,问题是你实现不了啊。其实刚才晓婧说的,已经在说高压之下的学校管理给学生造成了临时性的服从,造成了临时性的对秩序的敬畏或者说畏惧,一旦离开了这个集体,到了社会上,这个高压就不存在了,他会怎么表现?他会无法适应,他有代偿心理,必须把过去损失的都夺回来。所以心理学上讲,小时候玩不够,长大了一定要玩,而且是那种疯狂地玩,要比小时候玩得过分。所以儿童成人化,成人儿童化了。接下来谁说?


张石棋我说一个弊端,军事领域和教育领域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军事领域它希望培养相似的人,就是要培养战士,战士需要什么样的精神,就朝这个需要的方向去培养。但是我认为教育领域没有一个特别固定的标准说我教的学生一定要……


王培军这是我们后面要讨论的问题,现在就说“利”和“弊”各是什么,一步到位。

张石棋好。那弊端就是看不到学生多样的成长需求。第二个弊端就是没有给学生提供更多的成长空间。很多时候教育与成长是需要有“试错”的,通过做错才能理解什么是对,但是在“军事化管理”的前提下是不可能有试错的机会的,或者说至少这样机会是很少的,所以我觉得它不会有助于成长,而且学生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没有反思,没有提升,所以我觉得这是比较大的弊端。


:我来说一下。刚才大家的意见基本上是一边倒的。“军事化管理”要不就是有“弊”无“利”,要不就是即使有“利”,也是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为什么现在社会上还有呼声要“军事化管理”?当然现在喊得不厉害了,以前有这么一种呼声,甚至一些学校也标榜说我是“军事化管理”来招生,社会上有这样一种呼声它的原因在哪儿呢?

王培军:等等,这是最后一个层次的内容,过一会说。现在就说“利和弊”。


好,“军事化管理”的“弊”就不说了,它的利在哪儿呢?就是使管理简单化,那么我们在学校的教育中,是不是需要在鼓励学生个性,培养学生思想的同时,借鉴“军事化管理”中的更加直接更加高效的管理,当然并不是说对高中未成年的学生的管理和对士兵的管理一致。我不认为“军事化管理”一定就是简单粗暴的,“军事化管理”他也有人性化的东西,我们在一种适当的、科学的、合乎人性的“军事化管理”理念之下,具有了这样的一种能力之后,是不是可以把“军事化管理”中的一些“利”发挥出来呢?比如说在班级管理当中,学生有各种各样的个体利益,他就愿意去在楼道里面早读,让他去,有的说早读我在家里面效率更高,那我为什么要整齐划一地严格地做要求呢?这有没有一种军事化地性质?社会上家长期待的军事化管理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军事化管理,他是带有一定军事化性质的学校教育方式,所以我在班级管理当中,会把一些这样一种很严格的规定和学生一起商量,最后再在班里面实施。当然你可以否定我说时间上的严格管理这也不是“军事化管理”,对学生的个性什么的我可以承认它理解它,但是我不允许它在班里由着它的个性滋生蔓延,我觉得这里面就有军事化的性质在里面,这位军人大哥也在场,我不敢肯定这就是正规地“军事化管理”,但我认为这里面有“军事化管理”的性质和成分。在我们的学校教育中,在对高中生的教育当中,如果我们能严格地要求学生,能理解要执行,不能理解也要执行,那你觉得这有没有军事化管理的性质?这种情况,衡水中学也有,我们学校也有,在我的个人班级管理当中,我不认为我一定是正确的,但我在这么多年当班主任经验地积累过程当中,我认为它对于形成班里面整体良好的学习氛围,对于形成共同积极向上的状态,是有一定的好处的。当然我们不能把这样一种“军事化管理”无限地扩大化,但是在一定的范围内我们汲取科学的正确的一些理念和方法是可以的。甚至我想我们到人家军营里看一看,真正的军事化管理是什么,体会一下,而不是到一些特殊学校或是衡水中学去体会,我们真正去军营里面去体会。我们为什么要让人家武警来我们学校军训?还不是为了体验一下“军事化管理”的模式,如果我们带着我们的班主任在军营里面待上一个月,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汲取人家“军事化管理”中的有益的东西来融入到我们的教学当中。所以我觉得“军事化管理”的简单粗暴的复制,或者说不正规的野路子的东西搬过来肯定会把人管坏,但是科学的、人性化的、合乎军事管理科学理念的这样一种真正的军事化的管理是有值得我们汲取的营养的。如果我们真正采取这样的措施,我觉得是有益的。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张石棋我想提一个问题。我们知道带有“军事化管理”性质的这样一种管理肯定是有好处的,如果它完全一点点好处都没有,只有弊端的话就不值得我们探讨。但是符合我们之前概念界定的军事化管理它的好处到底是什么?我没有听得很明白。


我们在教育当中会鼓励学生个性或者培养学生的个性,但是学生个性的成长是有差异性的,我们在教育过程中有时候甚至不管他理解不理解都要强制性去执行,所以在这方面,就是在形成良好的班风,形成统一思想统一行动等方面它有好处。因为人的思想,不用说是在学生当中,就是在老师当中,领导干部当中也是很复杂的,在这样一种班级化管理、班级化教育的情境之下,你允许每一个学生的个性都自由地成长,其实这是一种过分理想化的状态,我们要把教育的理想化追求和教育的现实性诉求剥离开来,剥离开来以后我们才可能想到我们现在该采取怎样一种行动。当然这个话题我们一会儿要说。我只是想这一点是容易让我们共同去思考的。


肖加强我给马老师提一点,就是纪律问题,不管什么学校都要有纪律呀,肯定要有纪律。


王培军教育本身就有纪律。不是只有“军事化管理”才有纪律。


我觉得“军事化管理”中的“化”没法定义,“化”可大可小。


王培军这很要紧。刚才我就说到了,军事化是令学校更有军营的样子。


我来说一下。我觉得把“弊”总结一下,就是:如果一个中学完全使用“军事化管理”,一定是人才培养的错位,因为国家对普通高中学生的培养目标是什么,国家对军队培养的目标又是什么,管理手段是服务于培养目标的,拿上军事管理的手段去培养普通高中的学生,那肯定是培养目标的错位,就像拿普通高中的培养手段去培养军事学校的学生一样荒诞。所以从理论上看肯定是错位的。军队要求的是绝对服从,军令如山,没有个人思想在其中,理解的得执行,不理解的也得执行。但是教育的一般化原则是因材施教,个性化发展,独立人格的培养。拿着军队的绝对服从去培养人格独立的人才,就一定是错位的。


王培军这就深刻了。关于这个层次的问题,还有谁有想说的?


肖加强我再补充一点。我觉得还有一个弊端可能就是会形成学生反社会型人格。因为如果学校是这种管理,全是纪律、命令,没有尊严,是吧,而学生又处于青春期,它就可能导致和学校、和老师的矛盾越来越激化,进而形成反社会人格。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学校对学生实行“军事化管理”,那它对老师也可能是“军事化管理”。这问题就更大了。


张明亮我插一句。刚才讨论的“军事化管理”跟我们学校里面对学生的严格要求、强调纪律、 让学生发奋努力,这不是一回事。如果你把这当成一回事的话,那军事化管理就是“利”大于“弊”了,我们即使不实行军事化管理,也要要求学生遵守纪律,要努力学习。我们这里讲的“军事化管理”就是指绝对服从,不能有你个人的意见,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不能反抗。我们学校里讲的遵守纪律呀,让学生努力学习呀等等,是讲道理的,通过适当教育让学生产生内在的动力,让学生通过教育认识到自己需要遵守纪律,需要发奋努力。


有些家长提出军事化管理,我觉得他只是希望把孩子管理得严格些,仅仅是这个意思,而不是完全的军事化。如果我是个家长,我就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到这样的学校读书。


王小婧我插一句,因为我是知道实行了“军事化管理”的学校的。它不仅是要求学生扣好扣子呀什么的,它还对孩子们的走路方式提出要求。比如下午活动课时间,你要是敢在操场上慢慢悠悠地走,那督导员肯定会叫住你,和你谈话。而如果这个时间是他们要求你看学校举办的诗歌展的,那你要是快快地走,也不行——连走路都会严格要求。


张明亮他强调的就是套路,反正必须按我设定的要求来执行,这就叫“军事化管理”。


王培军好,这个层次就到此为止。这就是第一个问题,军事化管理的“利”和“弊”各是什么。梳理一下大家的观点,主要有:一个就是共性和个性的问题,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利”是容易在共性培养上见效益,“弊”是容易在个性培养上出问题;“军事化管理“利”是利于管理,给管理者带来方便,而给被管理者带来痛苦;“弊”是长效的,而“利”是短暂的。军事化管理带来了短暂的管理上的方便,但那只是一种假象,一旦脱离了这个高压环境,到了社会上,他人性当中的一些弱点的东西就会出来,就会变得不受约束,甚至表现出“恶”的一面,形成反社会型人格。刚才大家谈的观点,主要都集中在以上这几点上。那么,下面我们就说说是“利”大还是“弊”大的问题。

二,实行“军事化管理”是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

王培军这回马老师先说。


我们按照刚才王老师界定的这个概念,这种绝对化的标准来思考,那么,在高中学校实行“军事化管理”一定是“弊”大于“利”的。这种做法也许可以暂时获得一点分数,但是它一定是失败的教育。我记得参加名师培养对象培训的时候,有一个北大的教授来给我们讲课。他就说,他每讲完一次课以后总是感觉到不放心,总是要问一句:“衡水的同学听懂了没有?”衡水中学的同学如果说听懂了,那他就放心了。如果衡水中学的同学不说话,教授说不定还要把衡水中学的同学叫到一块儿再给他们开个小灶。所以说,他们看起来暂时获得一点分数了,也进入了理想当中的最高学府了,但是失去的远比他们得到的东西多。当然,也许这个北大教授说得有些过分、夸张,甚至可能有戏谑的成分在里边,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确实是他的真实感受。这是我亲耳听到的。所以我觉得,从教育结果的角度来衡量,那绝对的“军事化管理”一定是“弊”大于“利”的。


那肯定是“弊”大于“利”,我们可以拿培养目标去衡量。培养目标是让你做一个沙发,结果你弄的是椅子,那肯定卖不出去嘛。就像你是要加工一个沙发呢还是要加工一把椅子一样,你是要培养一个合格的军人呢,还是要培养一个合格的高中生。所以说肯定是“弊”大于“利”。


不过,我们今天的讨论,老师们往往忽略了一个前提,什么前提呢?就是家长希望的“军事化管理”到底是什么样的?咱们之所以讨论这个问题就是因为家长提出这样的问题来了,是不是?而且我们今天讨论的第三个问题就明确指向了家长提出这个问题的动因。那么,我们在讨论对高中生实行“军事化管理”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时候,是不是也该先把这个前提先想一想?如果抛开这个前提去谈绝对化的学校“军事化管理”是不具备现实意义的。


家长的意思就是既要管一管,又不能让我家孩子受了罪。


所以说咱们先要照顾到这个问题的前提,就是家长他所期望的“军事化管理”。由于他在这方面知识的欠缺,不够专业,他既不懂得教育,也不懂军事,他就是这么一种心情,所以我们在讨论的时候不能严格地按照“军事化管理”的界定去讨论,否则,军事化管理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问题就不需要讨论了,肯定是“弊”大于“利”呀,甚至是只有“弊”,没有“利”。


王培军呃,是这样,我们在讨论“军事化管理”“利”大还是“弊”大的问题的时候,是否可以考虑一下:对国家的忠诚,对国家义务的服从以及勇敢、牺牲精神,这是不是也是一点军事化管理的“利”的方面呢?


肖加强我的想法刚刚相反。要不我也先说一下“利”吧,一点点。这个“利”就是,能够暂时缓解一下家长们的焦虑。


我是觉得,不用“军事化管理”也可以培养孩子们的忠诚呀,不一定要实行“军事化管理”才能培养出学生的忠诚。


王老师的意思是说军事化管理“更易于”培养学生的忠诚。


王培军每到危难时候,冲到最前面的是谁?不是别人,不是乌合之众,是军人。乌合之众是未经组织的人群,部队是有高规格组织的人群。有着高规格组织的人群就能执行命令、统一行动、步调一致。


王小婧可那是国家机器,我们培养高中生不是这样的呀。


强兴民:我能不能说几句?


王培军:当然能啊!欢迎您参与。


强兴民刚才想说两句又不好意思说。我怕我说得不好,怕被认为和你们大家唱反调。我当过四年兵,对刚才大家说的有些内容很反感。王老师刚才说的这两句还比较中听。什么是军事化管理?大家总认为是三个人走路成一线、豆腐块、严格等等就是军事化管理,我觉得这是大家对军事化的一种片面理解,这不是本质的东西。本质是啥呢?就是培军刚才说的,就是那么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这才是军人的本质。我们为什么不能学这些本质的东西呢?有谁愿意几年的时间不回家,义务去当兵呢?是奉献精神使他们走进了军营。不说其他的,就拿三个人走路成一线这一点来说,那也是很不容易的。那是一种习惯,习惯从哪里来?那是军人军风的体现,是在军队军威影响下形成的,那可不是一下就可以有的,是几个月乃至几年时间里养成的生活习惯。时间长了,觉得离开那种生活方式还不行。这一点我有亲身体会。在部队里早上军号一响就起床,回了家也是到那个时间必须起,那是一种贱骨头的表现吗?那是一种好习惯!是军队生活给人留下来的好影响。这让现在有些人来说,那就又是被洗脑了。就算是被洗脑了,也是被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洗的。现在的人要是跟他们谈雷锋精神,他还感到失笑呢。所以说在学校里谈“军事化管理”,不要片面地理解。当然,服从意识在军队里真的是第一位的,就是明知道要死也不能退缩,必须执行,这是军人的天职。再不要说严格要求学生、三个人走路成直线就是军事化管理了,那是很肤浅的。而刚才培军说的那一点才是最重要的,那是军队和国家发展壮大的根本,是国魂。要学军人,就要学那一点。


肖加强你说的这是一种爱国主义观念,这不是只有实行“军事化管理”才能做到的呀。


强兴民不对!不对!无私奉献精神这是军事化教育中很重要很主要的成分,其次才是叠被子,内务卫生,队列队形,这些都是次要的。


张明亮我再插一句啊。其实你说的军魂,咱们国家军事化管理的学校有没有?有,但不是很多。但是学校的“军事化管理”和部队的管理完全是两回事。学校的军事化管理不是让你爱国,不是让你无私奉献,不是这个。它更多的是强调服从,按我的套路来。学校的“军事化管理”都是搞的这一套,他甚至不讲爱国主义教育。很多学校对军事教育不理解,还偏要搞军事化教育,所以问题就出现了。


王培军这个问题卡在什么地方了?我们现在谈论的是现实中的学校的“军事化管理”。而现实中学校的“军事化管理”恰恰没有强老师说的这个东西。


王小婧对!


王培军他们是要通过强化管理,最理想的状态是:让每一个学生严格的执行学校的各项规定,最后要达成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不是学生人格的成长,不是学习英雄精神和奉献精神,是要达成什么东西呢?分数。还有一个,大部分低水平的民办学校要的是什么?你把钱给我留下来。三年内你正常的读完高中了,没有出任何问题,学校就挣了钱了。恰恰没有强老师刚才说的这个军人之魂。


强兴民学校的每一个人包括校长,老师,学生,主要的一个精神支柱是什么?老师要好好教书,学生要好好学习,这是你的天职。


王培军所以,我们反对的就是没有军人之魂的“军事化管理”。


这就是假军事化管理。


这里又要重新提一个话题:什么是真正的军事化管理,正确的军事化管理?


王培军我们再找机会来讨论这个新话题。现在不在这个方向上继续了。但是我要提醒各位,如果很全面地实行真正的“军事化管理”,把服从命令听指挥,军魂,比如亮剑精神,不怕牺牲的精神,勇敢奉献的精神,忠诚的精神,部队所有的精神都放进去,那又我们的学校会出现什么情况呢?这可得慎重地想一想。所以我们现在不讨论这个情况。

当初设计这个话题的时候,我知道关于“利和弊”大家会怎么看,一定是弊大于利,这个没什么疑问。我愿意站在反面去提一些问题,是想激发大家去思考问题,我们的目的是——思考问题,我们谈论这些问题也是为了磨我们的脑筋,这就是一块磨刀石,磨砺我们的思想。现在,我们就讨论到第三个层次上来:对高中生实行“军事化管理”可能有怎样的动因。可以是看到的,可以是听到的,可以是推测到的。其实刚才大家已经多多少少说到一些了,大家有没有别的想法。

三,对高中生实行“军事化管理”可能有怎样的动因

我认为不同的学校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动因是不同的。我总结了三类。

第一类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毛坦厂中学和衡水中学。我网上查了这两所学校的资料。毛坦厂中学位于安徽省大别山深处的一个小镇上,地理位置偏僻,经济落后,生源以农村复读生为主;衡水虽然是一个地级市,但经济总量在河北省排名是倒数第二,经济也相对落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两所中学还没有像现在一样,发展成超级中学。这两个地方经济落后,造成教育资源匮乏,所以成绩也平平。为了在高考面前能够与周边经济和教育资源发达的省份、县市竞争,他们选择采用“军事化管理”的手段来弥补教育资源匮乏所造成的短板。而且这里的学生大部分来自农村,相对来说更容易吃得下“军事化管理”的苦。“军事化管理”在短期内迅速提高了高考成绩,衡水中学就开始跨区域掐尖招生,久而久之,才形成如今这样的超级中学。网上流传这么一句话:衡水中学所到之处,优生寸草不生。我个人认为这类型学校进行“军事化管理”是我国教育发展不平衡和竞争白热化的产物。就这个问题,我打电话咨询了在一线城市如“北上广深”的同学。我问他们:“你们周围有没有‘军事化管理’的学校?”他们说:“没有。‘军事化管理’那是老一套的方法,这样管理学生会成为笑话。”一线城市的教育更加先进,更加注重个性化发展和学生德智体美全面的培养。中产家庭,和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一般不会把孩子送到“军事化管理”的学校。

第二类是私立学校。私立学校主要是把“军事化管理”作为招生的噱头。因为家长买这个账。家长为什么会买这个账?这和我们这一代家长的成长环境是有关系的。这一代家长成长的那个时代,我们国家是部队文化席卷整个社会的年代,各个部门管理都是军队管理。所以,这一代家长都有军人情节,在他们心目中“军事化管理”是特别高大上的。还有的家长是认为孩子到了青春期,开始变得叛逆,我现在突然教育不了孩子了,也不能和孩子之间建立有效的沟通,所以他们就愿意把孩子送到“军事化管理”的学校,让管理得听话一些,孝顺一些,不要回到家总是和我们吵架。

第三类是职高。大部分职高实行“军事化管理”的主要原因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安全责任重于泰山。这里的学生素质比较差,打架斗殴的情况屡见不鲜的,所以校方为了使学校不出现安全事故,不得不实行“军事化管理”。我就总结了这么三点。


王培军你还让不让别人说了,说的这么全。(众人笑)


三点不多呀。您经常和我们说一、二、三点,所以我就总结了这么三点。


肖加强说得非常到位。


宋美蓉我课间对学生做了一个调查。这是学生写回来的意见。我想让大家看一下。


白永强我猜一下,同意“军事化管理”的多。


宋美蓉对!(众人惊讶)甚至第二个问题“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大部分回答竟然是“利大于弊”。


王培军你是说做了一个问卷调查吗?


宋美蓉对!


王培军那你统计分析了没有?


宋美蓉没有统计,因为太仓促了,昨天晚上临时让学生做的。


张明亮在班里问的学生还是家长?


宋美蓉学生。


王培军你先做一个统计。你是以什么方式提的问题?


宋美蓉很简单。就是把您提出的三个问题抄到黑板上,大家想写什么就可以写什么。


王培军就第二个问题统计一下,是怎样一个比例。


张石棋王老师,我有一个建议,我们要做任何一个统计和调查的时候,前提是必须让学生明白你在调查什么。


王培军其实,学生们不知道这个调查是做什么,也不清楚所说的“军事化管理”到底是什么,所以,直接把题目给他们是相当于蒙头一棍子,他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到军人情结的话,这一代孩子其实没什么。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小时候看的电影都是革命战争片,我们受的教育都是军人教育,玩的游戏都是军人游戏,穿的衣服是军装。因为我腿有毛病,所以我恨自己一辈子不能当兵。好多时候会想:我要生在战争年代,我一定是个好兵,一定是个好将军。(众人笑)但是长大以后回忆起来,这个军人情结,是从战争的教育来的,是从仇恨的教育来的,而不是真正的从军人荣誉来的,不是从奉献精神中来的,是用文艺的手段给你贫乏的生活中的精神成长设置了一个导向。因为你太贫乏了,连本书都没有,只有那几部电影,就把你引导到这个方向来了。而现在的社会生活不是这个样子了,人是可以多元的,人可以有各种各样的需求。再加上当时我们的国家刚刚从战争当中走出来,所有治理国家的人都是从战胜者当中走出来的,那种自豪感自然而然渗透到全社会的管理和教育当中,所以我们这一代人从小都愿意当兵。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不用商量,你问:全世界最漂亮的服装是什么?一定是军装,最帅的小伙子一定是军人。到现在有时候看到军人从你身边走过,说实话,感情立马就动了,心想:真好!但是,我不因为这个自豪,这恰恰说明我们小时候贫乏,无可选择。现在的小孩也会有军人情结,也很正常,因为军人群体本来就令人尊敬。


张明亮军人本来就是有正能量的。


王培军我们现在所说的“军事化管理”是学校管理手段,不是国防教育,不是军事教育,跟军人几乎没有关系。只是在追求升学率的过程中所使用的“军事化管理”手段而已。


张明亮刚才强老师说的那些,其实是我们军训的目的。


王培军对!那是国防教育。


动因呢,我想补充王娟的一点,与咱们现在社会原因也有关系。现在好多家长,特别是社会中下层的家长,把高考当做通向成功的,突破阶层限制的唯一途径。所以家长对高中教育怀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期待。他们认为现在的高中教育,比如咱们学校,注重学生个性的管理方式,不能够满足他们的过分的需求。所以他们认为,在我们的管理上,是不是采取“军事化管理”更有效、更直接,更能完成他们的这种期待。所以社会的发展驱动着家长怀有这样一种不切实际的期待,然后给学校提出这样一种不符合教育发展规律的要求,从而提出“军事化管理”,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中央台白岩松在一次采访中,谈到了毛坦厂中学,他认为毛坦厂中学的这种教育是违背教育规律的,但他觉得从他的良心上讲,不能批评毛坦厂中学。他觉得,这不是这些学校,这些家长不懂教育,而是社会逼的,他们只有这样一条路可以走。毛坦厂中学实行的是不是军事化教育,在不在我们讨论的范围之内,我们就另说了,但是这恰恰印证了家长提这个“军事化管理”的内在需求。


所以有的学校把它当成了招生的噱头。


我觉得,我们最后讨论的落脚点应该归在,在实际的教育工作和管理工作中,我们学校应该怎么做。可以借鉴军事化管理哪些方面,要注意哪些方面。


王培军管理本身的道理是相通的。我们学校和别的学校的管理当中,不同程度都有自己侧重和要求,但是也有相通的部分。比如说统一的作息安排,但是我们没有走到极端。12点打铃,开饭,学生自由去餐厅。我们没有规定你必须用几分几秒钟从楼上跑到楼下,我们从来没有这样的要求,为什么?不仅仅是因为这样有点不人性,不文明,而且太危险,一个楼有几个楼梯?一个楼里有多少学生?你让学生同一秒同一时间起身,同一时间下楼,会发生踩踏事件的,这是起码的常识,这是管理常识。所以有时候跟一些领导开玩笑,我说,如果你不知道这扇门十分钟能过多少学生,那你就不用当这个校长。这都是很具体的事。第三个问题还有没有要补充的?


宋美蓉学生还提到“我们已经有能力承受这样的压力”。


他们对他们承受压力的能力预估不到位。


王培军主要还是他们不懂,不知道“军事化管理”这个东西是什么。


张明亮我给你们补充个事实:山西省高考每年填报志愿的时候,部队院校都填不满,都要再征集志愿。很多年前,部队院校都是抢着报,那个时候其他学校也分配,部队院校也分配,大家都是抢着报部队院校。但是这些年几乎没有多少人报部队院校,而且其他学校不分配,部队院校还分配工作,还不出学费,待遇又非常优厚。所以你调查的学生,学生他有两面性。既然他喜欢军事化,崇拜军人,为什么他不愿意到军队院校上学?说明仅仅是某种心动的感觉,并不是真正的崇拜,不论是精神,还是生活,都不愿意像军人一样。


:可能他们关心的是,如果实行军事化管理,是不是可以提高他们的成绩。


张明亮我接触的家长多,我再从家长层面上来说。我们很多家长,特别是文化素质不高的家长,他对自己孩子的教育也没啥办法,而且他也想推脱责任。且不说军事化管理、封闭式管理,就拿住校来说,我们特别优秀的学生,很少住校。985班跑校生最多,重点班次之,我们以前有普通班的时候,几乎全部是住校的。你们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我一直说,一个优秀的孩子,背后一定有两个优秀的父母,和一个和睦的家庭。所以说985班的,为什么就不主张他们的孩子住在学校?人家认为在家里他们就会给正常的教育。差一点的学生家长,好像就是推脱责任,学校管去吧,我管不下。所以就这个问题,我经常和学生家长吵,我说你一个孩子都管不下,让我们一个人管五十几个孩子,我们能管得了吗?该你管的你就必须管,教育本来就不全部是学校的责任,家长该承担的就要承担。一个学生在家里和父母吃饭聊天,是教育;行走在学校和家里的路上,也是教育;不是坐在教室里才是教育。有一部分家长喜欢军事化,“军事化管理”肯定能提高成绩,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且特别是大面积提高,具体的个别的还不一定,但是整体上是一定的。比如我们一个班五十几个学生,不搞“军事化管理”,能达线四十几,搞“军事化管理”,就可能达45,48,这是绝对的,什么都是整齐划一,能使原本不达线的归到达线的里面。优秀学生是不是有利于提高,还有争议,大面积的提高升学率,肯定是有好处的。这其实真不怨家长,我们国家,特别是欠发达地区,一个孩子,除了高考,还有其他路子可走吗?可能北上广深要好一些,不上“职高”,非要上“普高”,大家都要往大学里面挤。我们静下来想想,这不怨孩子,也不怨家长,上了大学不一定有出路,但不上大学,一定没有出路,这不是十年二十年前了,这才使得一些家长,对实行“军事化管理”,提高升学率,有了一定的热情和期待。


王培军其实这就是为了改变命运,进入上层社会所做的“军备竞赛”。


王小婧刚刚马老师说的,我就想说,但又觉得负能量太强了。有的家长是为了突破阶层所作的斗争,这还算是好的;有的家长,真的是出于对自己的解脱和放松。有的问我,孩子上私立学校好不好?我说一个六岁的孩子,一个星期回来一次,你怎么忍心?她说,你看我们常一起玩的一个人,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她就能去随便逛了,就能去打麻将。咱们实行军事化管理,这样的家长会很爽。


王培军好,差不多了。那我来总结一下。这次沙龙基本上做到了我想做到的一个状态。我在咱们的沙龙微信群里预先就说到,有思想交锋的沙龙,才有意思,才真正会对彼此有益。在这里要特别说明,我们千方百计要激起沙龙参与人员的思想交锋,不是要向哪个学校、哪块阵地发起进攻,这纯粹是我们的思想演练,纯粹是为了锻炼我们的思辨能力和论辩能力,提升我们自身的教育理论修养。对不同的学校在管理上实行的不同策略、不同的办法、不同的特色,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多元化的事情,这是好事。我们尊重多元化趋势,尊重管理者对学校管理策略的选择。我们不否定任何人,我们的讨论仅仅是为了提升我们思想理论的水平,也为了提升我们沙龙的水平。我们欢迎对这一话题感兴趣的朋友,或者对我们沙龙有兴趣的朋友,或者关心我们学校发展的朋友,继续与我们讨论,也欢迎参与我们的沙龙。

好,这期沙龙到此结束,谢谢各位!


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首页 

吕梁学院附属高级中学  地址: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临安路